浮生半歇

她经常想象这样一个场景。
在一个本该坐在教室中写卷子的上午,乘公交车到那个公园去。
一个因为小县城的中心逐渐转移,而变得冷清的公园。
爬上那个曾经是县里最高建筑的十一层的塔,坐在白石栏杆上,摇晃双腿,把黑色的凉鞋晃掉。
视线里出现第一只飞鸟的时候,纵身跃下。
在人生的最后几秒里,或许她还有幸体验一把自由。
如果人有灵魂,她想看看自己死后的场景。
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是租船的中年人,没有生意的他正在发呆时,听到一声像是把货物从车上扔下来的声音。
也许是头先着地,脑浆迸溅。
也许四肢还完好,只是被树枝划出一道道伤痕。
在警察到来之前,公园里沿湖散步的人都聚过来,拿出手机,咔嚓声响个不停。
警察来了,其中是否会有她的父亲,她不知道。尸体会被清理,留下一片红褐色的痕迹,苍蝇在上面盘旋。
她死了,一个简单的既成事实。
她的父母会怎么说呢?
“她就是存心气我,就为了这点小事……”
“女儿会这样,还不是你的错!”
“你就没有责任吗?”
她的班主任,那个总是不苟言笑的人,会怎么说呢?
“所以说,同学们,要提高自己的心理素质。父母供你吃,供你穿,你还不满意吗?他们那么辛苦,就为了让你上个大学。这么意气用事,对得起他们吗?”
“把那张桌子撤了吧。”
她的同学们会怎么说呢?
“你看看,破学校就是这么把人逼疯的。”
“呜,真可怜。”
她的朋友们会怎么说呢?
“还真没看出来。”
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
人死了,也不过是这样的情景。
她只不过是缺少决心。

评论